专题丨以“人”为起点与归宿的教育——从细节

  说起教育理念,许多教师会认为这是一个抽象而宏观的概念,是理论研究者考虑的东西。其实,教育理念并不抽象,它体现在每一位教师日常的言语、行为之中。教师对教育的功能有什么定位,便会不自觉地据此去教育学生。

  2014年10月, 我参与了北京师范大学与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合作的教师教育项目,到美国密歇根州实地观察、体验当地的中小学教育。在美国中小学中走访的时候,不论是带领我们参观的校长,还是课堂上授课的教师——他们种种细小的举动都让我感到,教育的目的就是“人”,而“人”的 目的就是其本身,这是注重“人”的教育:它以“人”为出发点,将学生的需求摆在首位;以“人”为归宿,将培养一个拥有独立思考能力、负责任的人作为教育的目的。

  在短短一周的交流活动中,我发现在美国,无论是学前班还是高中,学生的意愿永远是教育工作者优先考虑的因素。尊重学生的兴趣、满足学生的需要,是美国教育实践的共性。

  密歇根州立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下的儿童发展实验室(Children Development Laboratory,CDL)是一个将教学与科研紧密结合起来的机构,它既提供学前儿童需要的教育,同时也是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科研基地。可以说,CDL拥有先进的教育理念以及出色的教育实践。在美国幼儿教育阶段,很少见到“孩子们乖乖坐成几排,听教师讲相同的内容、大家做一样的作业”这样的情景,教师十分注重个别教学,对儿童进行一对一的交流。

  在 CDL一天的时间安排表里,有一个叫做 Free Choice的环节占了很大比重。在Free Choice这段时间里,孩子们可以在教室内的任意区域自由玩耍,而教师则会在必要时给予引导与帮助。每一间教室都根据儿童发展的不同方面被划分为六个区域,每个区域配有教具以辅助孩子培养相关技能。比如,在培养儿童数字认知技能的区域备有各种各样的积木;在培养儿童颜色认知的区域有很多美术用具。一个班级配有4~5名教师,每一名教师最多同时照管4名学生,这种设计在基本层面上保障了学生的主体地位。无论在CDL,还是我们参观的Post-Oak Elementary School,在学前教育阶段,教师们都非常关注孩子的兴趣点所在。当我问及这一阶段的教学设计时,许多教师都说,他们会先观察孩子对什么感兴趣,然后据此设计教学活动,在活动中加以引导、发掘相关能力。他们也有统一教学的内容,但它占总教学的比重要比一对一的个人教学小很多。

  我们在CDL的教室观察室中观察Free Choice时间的教学时,离我最近的一个小男孩正在与他的小伙伴们玩一种角色扮演的游戏,几次下来,几个小男孩因为扮演的顺序问题发生了争执,有一个金发的小男生哭了起来。这时,一直在旁边辅助他们角色扮演的教师便上去调节矛盾,她先向孩子们说明规则的重要性,又安抚哭泣的金发男孩,积极地当他的观众,金发男孩被注意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也就停止哭泣了。 孩子们在玩耍中习得的是社会交往的规则、考虑他人的需要,这些道理自己亲身体会要比教师简单直白地灌输有效得多。

  在参观过程中,我发现学生随时都可以推开一间教师办公室的门进去问问题,教师更像是一个耐心的帮助者,与学生在探求知识的道路上并肩前行。

  如果说以学生为本是美国基础教育的出发点,那么,它的最终指向就是“人” 的培养。“人”是指一个负责任的人,对自己负责是最基本的,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要帮助比自己弱小的人,并对自己的学校、社区负起一份责任。他还应该是一个有教养的人。当然,这里的“教养”包括对多样性的接纳、尊重他人的私域、时间观念与规则意识等。

  首先是对自己负责。美国中小学除了全美课程标准(common core)规定的教学内容之外,还有很多选修课程,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自主选择,但是要保证修够学分。在Wexford,如果一个月内无法完成work sheet上面罗列的任务,一来不能取得较好的成绩。二来要继续完成任务,势必对下个月的学习造成影响,因此,看似松散的教学形式,无形之中对学生有着很高的要求,让学生不敢轻易懈怠。在East Lansing High School,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习水平、兴趣选修化学、生物等课程, 教室根据课程分排,亦不是固定的,学生必须清楚自己的课程教室、学分状况,以保证毕业时拿到足够的学分、申请到好的大学,所有这一切,让学生早早地有了对自己学习负责的意识。

  在Wexford参观时,Nancy女士的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说:“我希望我们的学生不仅是一个积极主动的终身学习者,同时,他对于自己所在的社区也能够尽一份责任。”

  这便是美国教育对于培养一个负责任的人的诠释。除此之外,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他们对多样性的接纳。学生的情况各不相同,残疾儿童与正常儿童共同学习,残疾儿童并不会因为自己生理上的缺陷遭到嘲笑;有些孩子的父母曾进过监狱,也被当作一件不需要遮掩的事情说出来,而孩子不必承受异样眼光,毕竟他们对此并无责任。还有,他们对私人财产与领地的尊重、很强的规则意识等,都在告诉我:美国中小学教育更加看重培养一个有教养的、完整的人。

  国内教育领域也一直存有“以人为本”的呼声,以“人”作为教育的目的与归宿在我国有其特色的表述,其中之一便是“素质教育”。素质教育一词,起于20世纪80年代末,是由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中“提高民族素质”的目标转发而来的,至今已有30 多年的实践了,然而针对素质教育的定义,直到它本身作为口号已经十分盛行的时候,仍然没有确定下来。

  素质教育是我国教育界的专有词汇,针对它的严格的科学概念,无论在学术界还是教育实践领域 都没有达到统一。在种种声音之中,有一种以个体中心与人本主义为核心的观点, 认为素质教育关注的是从学生本体出发来进行教育,是要把知识、价值观转化为学生身心结构中内在的东西,其核心是促进学生的个性发展。从实质来说,素质教育就是把传统的工具性教育转变为主体性教育,唤醒人的主体意识,弘扬人的主体精神,促进主体性的发展。

  素质教育理论作为一种关注学生个性发展、强调教育去功利化的教育理论,与我们本次美国之行观察到的教育实景相契合,理应在我国教育实践中发挥正向作用。对比我在国内受到的教育与这次到美国密歇根州观察到的教育,我总结了以下几点反思,以期对国内的教育工作者有所启发。

  一是把学生看作一个独立的人来对待,这是对学生的尊重。中小学教师容易忽略学生的意见,认为低年级的学生不成熟,不严肃对待他们的心声。殊不知认真对待每一个年龄层的学生,对学生而言都是一种莫大的肯定,即便他们的观念不成熟,“倾听”也能够帮助他们成长。

  二是培养学生每一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的意识。在中国,独生子女受到父母宠溺,到一定年龄仍然对于自己的人生没有清醒的责任意识,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的人生道路是父母设计的。美国高中生的教育,如上文提到的,除了全美标准课程的硬性要求之外,有很大的自主性, 这让他们对自己的时间安排、未来规划早早地有了准备。而中国的中学教育与大学 教育之间差距很大,中学学生只要把手头的卷子做好就行了,不用思考人生的下一步怎么走,一到大学,面临着全由自己做主的生活,手足无措,是因为之前没有真正意义上做到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所以我们应该在平日的教学活动中下放更多的自主性,给学生们考量自己人生的机会,尽早培养学生的责任意识。

  三是培养学生面对多元性的宽容意识。国内特殊教育是独立的,而美国则让特殊儿童与正常儿童一起接受教育,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残疾人群会特别对待。但是在这个多元的世界,宽容的心态应该是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对于不同人群有差异的文化背景、生活方式,我们首先要有包容的心态,有许多因素是孩子改变不了的,孩子不应该为此承担外界不友善的眼光。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有必要让孩子感到被接纳的温暖,因此,首先要摒弃有色眼光,并且在日常的言传身教中展现开放、宽容的态度,把学生们培养成为开放、多元、包容的世界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