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孩子装备未来4Cs学习力美国和芬兰的学校原来

  原标题:为孩子装备未来4Cs学习力,美国和芬兰的学校原来用PBL教学法

  在《世界是平的》一书中 ,托马斯·弗里德曼指出:学生必须获得终身学习的能力和决心,以便“真正适应”全球一体化的趋势,因为今天你懂的知识,明天可能就没有用了。21世纪需要培养的将不再是拥有一技之长的专科学生,而是那些拥有内在学习动力的人才。未来“真正适应”全球一体化趋势的应该是那些善于变通、有耐心、适应性强、坚毅并且有责任心的学生。他们是自主学习者,对自己的学习负责。

  弗里德曼是2005年写的这本书,他的观点到现在还是非常适用。在21世纪新技术浪潮的驱动下,物联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可穿戴设备,层出不穷的新应用让我们的孩子认识和探索这个世界的方式变得焕然一新。记得我上大学时第一次用DOS系统设计了一个打气球的游戏,当时觉得自己棒极了。而现在我的儿子Alex 7岁多的时候就学会用Scratch编程抓猫了。00后的孩子们基本上从幼儿园开始就已经熟练使用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我小的时候最热门的机打游戏是俄罗斯方块。而Alex和他的表哥现在热忱于玩的是手机游戏MiniCraft 和 Pokeman。

  现代技术对于儿童的生活和教育的影响如此之大,将来学校的边界会变得越来越模糊。教育这一过程一定要在学校进行吗?在家中、在路上、在飞机上,教育与日常生活的融合将变得越来越平常。现在,可汗在线让Alex在家可以自学初等代数和在线编程。只要能上网,孩子们都可以免费自学上面的所有课程。越来越多的知名大学开设网络免费公开课,高高在上的大学课堂已经不再遥不可及。可见,知识已经不再是门槛和力量。

  我们可以设想:不久的将来,通过Apple手表、Google眼镜或者其他可穿戴设备,孩子们可以随时调取人类现阶段所能掌握的全部知识,并且能以虚拟现实3D的形式呈现。他们将完全没有必要背诵或者记忆任何知识,反而学会如何使用新的技术、如何与其他人合作及交流自己的想法,以及如何找到所需的知识去解决存在的问题或创造一个新的产品或事物,将成为孩子们在21世纪生存必须具备的技能。

  对于21世纪学生应具备的什么核心技能,教育家们众说纷纭,但核心内容是一致的,即它们的前提是有效的学习,或者更深层次的学习。

  2002年由美国全国教育协会 (NEA)、美国教育部 、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基金会、苹果电脑公司、微软公司等倡导成立的一个非营利性联盟组织P21(United States-based Partnership for 21stCentury Skills),旨在促进美国K12教育的核心地位并为21世纪做准备。P12组织确定了21世纪学生必须具备最重要的四个学习技能4C’s:

  这些技能已经得到美国的国家教育和领导人,包括奥巴马总统确认可和支持。 2016年1月,美国众议院成员创立了一个21世纪技能小组,将4C’s能力的培养目标推广实施到学校、学区和专业发展课程中。奥巴马政府在美国盖茨基金会的协助下,大力在全美进行教育改革,推广CCSS(Common Core Standard System)共同核心标准课程以及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 Math)跨学科的教学,希望通过这些变革帮学生提升这4C’s的能力。

  然而,“颠覆式创新”之父克莱顿.克力斯坦森却认为美国的学校一直在进步,但如果学校还是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模式,更换教学材料、教学体系以及将电脑塞进课堂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教育。在他的著作《创新者的课堂-颠覆式创新任何改变教育》一书中,他引述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认为教学方式应该与学生的个体智能优势和天赋进行匹配,这样学生的学习就会变得更加容易,也会有更多的学习热情,即“学习应该是由学生内在动力驱动的”。学生不是不爱学,而是没有找到学习的理由,教育改革的努力应该如同教育学家杰克.弗里迈尔提到的那样:“如果孩子们想学习,我们无法阻止他们;如果孩子们不想学习,我们也无法强迫他们。”

  个人非常认同克力斯坦森的观点,教材和技术都只是辅助的手段,教育的核心应该是如何调动孩子自发的学习动力,提供更适合他们个人智能特点的个性化学习模式。常常有家长问我学校在使用什么教材,是《Wanders》还是《Journeys》?使用哪一个在线阅读的系统,是Reading A-Z、蓝思、还是AR? 实际上,教师的教学方法远远比教材和技术手段重要,因为学习的主体是学生而不是教师、教材和教具。教师如何启发学生内在的学习动力和热情,让他们感兴趣、愿意主动参与、探索与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那如何进行教学变革?克力斯坦森认为教育应该从“以教师为中心”转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模式,从“生产毕业生的流水线”进阶到提供“完善学生作为一个人本身”的服务阶段。克力斯坦森认为PBL专题式项目教学法是一种特别好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模式。

  PBL(Project Based Learning)指的是一种项目为基础并且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不同于以教师讲授为主的传统教学法,PBL专题式项目教学法强调以学生的主动学习为主,将学习与任务或问题挂钩,让学生完成任务和解决问题。PBL会设计真实性的任务,强调把学习过程设计到复杂、有意义的项目情景中,通过学习者的自主探究和合作来解决问题,从而学习隐藏在问题背后的知识,帮助他们养成挑战和解决现实世界问题及自主学习的能力。通过PBL,学生可以掌握很难在传统课堂上获得的21世纪4C’s学习力:批判性思维、创造力、交流沟通、团队协作能力。

  PBL提倡在教师指导下,以学习者为主体的学习。教师是导师、教练、倾听者和裁判而不是知识的传授者与灌输者。学生是学习和信息获取的主体,是项目的参与者、协调者和责任人,而不是被动接受者和被灌输知识的对象。

  PBL教学法1900年代由美国哲学家和教育家约翰•杜威提出。基于对受教育者本身的重视,杜威反对传统的填鸭式教育方法,他认为教学不应该以授课为主要教学方式,而是应主张“做中学”,即在行动中求知,知识也随着行动而完成,知与行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杜威的教育哲学观在他生前并没有获得重视,但是却在百年后突然爆红。在美国,以阿克顿学院(Acton Academy)、圣地亚哥高科技高中(High Tech High),Alt School等为代表,PBL正获得越来越多的美国学校的青睐。目前全美已有五千所高中采用PBL学习法,并成为教育改革发展的新趋势。

  美国的乔治·卢卡斯教育基金会执行了Knowledge in Action简称KIA研究计划。实验结果显示,设计严谨的PBL课程,在教学效果方面呈现出优于传统教学的效果,是改进学生学习方式及帮助他们胜任进阶课程的重要方法。美国斯坦福国际咨询研究所(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 International,简称SRI)的研究报告显示,对比普通班级,参与了PBL授课班级的学生往往拥有更高的测评成绩。

  但PBL教学法对教师本身的素养与教学技巧有很高的要求,教师从教学者变成引导者的角色,因此教师需要熟练并掌握相关领域的知识,同时必须具备相当的问题解决能力,还必须懂得灵活地运用知识,严密的逻辑思维与良好的组织管理能力,让学生能在互动中寓教于乐,这样才能够引导出好的PBL学习法。

  2008年,美国名校圣地亚哥高科技高中(High Tech High)的拉里·罗森斯托克校长在台湾演讲时,分享了高科技高中在美国成功的三个主要教学概念:个性化教学、与真实生活的链接以及与PBL专题式教学法。拉里校长认为未来教育应兼具想像力、科技及感受体验等元素,并且认为教育最重要的是让孩子在学习过程中,保有童年的快乐。在圣地亚哥高科技高中的校园里,学生不需要带课本,所有学习课程全部数位化。其中,老师扮演着顾问的角色,让学生以PBL专题项目的方式,接触各种不同领域的知识,并透过多元化和校外学习,发掘自己的潜能,从激发学生获得未来必备的关键4C能力。

  在本项目中,学生们使用低成本材料(PVC管,胶合板,橡皮筋等)设计和演示可重复和可量化的弹道运动。通过集体讨论、团队协同设计一个设备。 他们构造他们的设备并执行几个测试。在这个PBL项目中,学生们需要使用二次函数知识、物理学知识以完成项目目标。他们还需要收集和分析数据,以确定弹丸运动的一些关键因素,如仰角和初始速度等。

  前两天,我刚好拜读了莫妮卡·马丁内斯和丹尼斯.麦格拉思博士写的一篇文章《学校如何培养自主学习者》。莫妮卡博士是美国奥巴马指定的白宫教育顾问委员会的拉美裔专家。在威廉和弗洛拉·休利特基金会支持下,他们深度分析了八所使用教学创新的美国公立名校,并撰写了《更深层次的学习:21世纪学校蓝图》一书,希望帮助美国的教育管理者们深思如何改革自己的学校以培养应对21世纪挑战的人才。

  在八所被研究的学校中,美国费城的科学领导力学院SLA以PBL专题项目教学法和STEM作为教学变革的基础。自2006年成立以来,SLA先后被评为“苹果杰出学校”、苹果网站评选“21世纪学习成功范例“。SLA已经在媒体上多次出现,作为美国公立学校的未来杰出典范。2010年被《妇女家庭杂志》命名为“美国最具吸引力的十大学校之一”。PBS的纪录片:《数字媒体:21世纪的新学员》中介绍了它。SLA的主要创始人克里斯·莱曼已经成为教育技术的世界权威,并领导了美国年度教育工作会议Educon。2011年9月,克里斯被誉为“变革领军人物”表彰他对美国教育改革的贡献。SLA学院的一名老师提到,“学生需要明白,在这所学校学习不是自然发生的,每个人需要自己承担学习的责任。”学生没有办法通过死记硬背找到答案。

  另一所名校圣保罗市阿瓦隆特许学校也使用PBL教学法,学校认为基于项目的学习能促进学生获得在现代社会中成功所需的所有技能:批判性思维、解决问题的能力、坚毅和有效的沟通。阿瓦隆特许学校的PBL模型不但允许学生发展这些基本的学习力,同时可以遵循自己的个人激情:学生可以自主设计自己的学习内容,这种个性化的方法增加了学生的参与、自我激励和主人翁精神。该校的一名老师说:“我的工作是渐变成教室里的背景。如果我已计划好,设置好方向和明确的项目,学生一定可以做好。”如果培养学生成为自主的学习者,教师不能成为“舞台上的圣人”,需要退避三舍,从而使学生能为自己的学习负责。

  对这八所学校的进一步研究中,莫妮卡和丹尼斯.博士发现:“帮助学生学会对自己的学习负责任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因为它需要改变他们传统的、被动的‘静坐和获得”的学习方式,从而转向‘行动和获得’的学习方式。” 如何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力非常有价值,校长和老师故意颠覆学生的被动、机械的学习期望,转由学校提倡的主动和自我导向性学习文化替代。PBL专题式教学法加强了学生自我驱动的学习力,结合从同学和教师在学习过程中所做的选择、决定的反馈和反思的理解。帮助学生培养对自己的学习承担责任是非常宝贵的,因为它可以让学生成功地掌握严谨的学术内容,对提升批判思维、分析思考的能力、有效沟通和协作富有成效。”

  美国未来学家,明尼苏达大学副教授哈金斯指出:“在21世纪,第一个跨越到教育4.0的国家,就会成为人类发展的领头羊,并创造出21世纪新经济。”哈金斯认为,教育4.0是以创新产出为核心的教育,强调跨界连结与协同创造。而哈佛商学院教授多萝西·巴顿首先提出了“T型人才”的概念。她指出传统教育培养的是只对一门知识专精深耕的“I型专才”,但21世纪企业真正需要的是兼具专业与跨领域知识的跨界“T型人才”。

  为了装备孩子们在未来全球化和现代化职场上的竞争力,教育强国芬兰正在进行颠覆式的教改,培养21世纪的跨界“T型人才”。

  2016年年初芬兰推出新国家课纲,用整合式跨学科的教育打破科目框架,重视学生在生活中学习。通过一年至少一次的跨学科的学习,以及PBL专题式项目学习,培养孩子7种跨界能力。

  芬兰教育学者认为,学校教育的重点,应该是帮助学生应对未来世界的变化和需求,而不只是一昧的拉高孩子们的成绩。芬兰的孩子们需要更多的整合性知识与技能,这才是现实世界所需要的。教育改革需要整合有类似跨领域学习经验的学校,加强老师在学校之间的合作以便为提供学生更多有意义的课程。

  “学校还在用过时的方法教学,这些方法早在1900年开始的,已经不符时代的需求,我们需要21世纪的新教学法。”芬兰的教育主管克洛宁Marjo Kyllonen接受英国媒体《独立报》采访时指出。

  预计在2020年芬兰将废除单科课程,不再单独教授数学,物理等科目,取而代之的是整合的“PBL专题式”课程。

  什么是芬兰的跨学科的PBL专题式项目课程呢?以“欧盟”作为PBL教学为例:传统式的教学方式,学生可能上完一堂历史课,然后接着上一堂地理课,两个课程之间完全没有关系。而所谓的跨学科的专题式教学方式,则通过一个专题项目“欧盟“将欧盟各国的历史、欧盟国家的地理位置、欧盟国家所使用的语言,以及欧盟使用的货币串联到一起,相当于将历史、地理、语言和经济等跨界科目整合到一起。通过打破学科间的壁垒,让学生注意到,不管数学、历史还是艺术,这些知识是彼此连结,而且都是可以实用的知识。透过专案整合的学习,学生有机会可以主动参与,老师可以合作和创造新课程。最重要的是把知识用出来,让知识贴近生活。

  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学校已经达成共识:未来芬兰7到16岁的学生,每学年至少有一项延长性的跨领域学习科目,学习时间的长短将由学校自行决定,至少历时数个星期。

  除了主题式学习的共同教学之外,老师鼓励学生多用分组与团队协同学习的模式。芬兰教育官员帕西.施兰德指出,“未来,学生的学习方式不是单靠聆听老师的演讲,而是透过讨论、思考而来。例如,让学生一起解决生活上的基本需求与问题,学校提供一个环境让学生自己思考,这就是共同学习。”

  在赫尔辛基高中实验班上,很多功课都是学生团队合作共同完成的,同样以解决问题为基础。施兰德强调不给学生教科书,或指定学生阅读一本书然后回答一些书本上就可以找到的笨问题。应该给学生实际的问题或是让他们完成一个任务,然后引导学生使用一些实用的资源,或是给学生提供一些线索,让他们自己去寻找。经过这样的训练,学生才能找到自己的答案,这就是完整的学习过程。

  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北郊的斯特马其小学,学生们正在上英文课。但是教室的白板上,却挂了一幅欧洲大陆的地图,孩子们必须用英语描述出不同国家的天气状况,例如,今天在芬兰阳光明媚,而丹麦则有雾。这是一堂结合了英语和地理的跨学科学习。

  而同样在首都近郊的巨岩中小学,五年级的手工艺课,学生们拿着三角板和圆规,在一块木板上,仔细测量着打洞,钉钉子的位置,练习什么是直角,平行或对称。这是结合手工艺术和几何科目的学习。

  可以看到,欧美的传统教育强国不是立足于现在,而是正在展望未来,战略性地培养21世纪所需的人才。当芬兰和美国的学校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教学改革的时候,我们国家还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追影儿:专家们还在讨论阅读、在线学习的重要性,以及如何逐步将这些方法和内容融入到以“应试和填鸭为主导”的课堂教学中。毕竟中国教育的变革是一个浩大工程,远非一朝一夕可以推动。眼看着这样的教育现状,心里真着急!

  请大家思考一下:为了培养孩子21世纪4C’s学习力,从现在开始,我们家长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呢?我们至少可以积极参加与PBL相关的讲座和工作坊,了解和学习如何启发孩子们内在的学习动力和热情,让他们尝试“做中学”,主动参与、探索、学习与思考。帮助他们成为自主学习者,对自己的学习负责。

  建议拜访这些学校和正在使用PBL进行教学创新的机构,与学校负责人深度沟通,了解他们的授课形式和方法。

  2莱顿.克力斯坦森,《颠覆式创新》和《创新者的课堂-颠覆式创新任何改变教育》作者

  5马丁内斯M.和麦格拉思D., 《学校如何发展自我驱动的学习者?》(2013)作者

  ▼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 阅读与写作 ] 往期精彩内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