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投资热向头部倾斜掌门1对1领跑行业半场角逐

  印度教育科学家苏伽特·米特拉表示说:“对于教育者来说,这是一个大转变的时代。我亲眼目睹着教育界的各种力量在重新洗牌。或许我们说教育革命未免言过其实,但是各种变化的确在更迭着。教学模式的多元并存会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象。但是毫无疑问,新技术从外围给教师增加了新的竞争对手。新技术的应用又导致学生在心理预期、学习习惯等方面的变化,这就从核心和内部促进着教学过程的转变。学生变了,不如以前好带。这并不是坏事,在这当中,不知潜藏了多少机遇和可能性等待着有心之人去发现!”

  在技术逐步改变教育的年代,淘沙者不绝于耳,掌门1对1是其中之一。经过四年的群雄逐鹿,它牢牢占据了K12在线教育这个山头。

  据掌门1对1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其平台注册学员已达1000万,2018年初设定的整体目标已经提前实现,目前学员整体续费率超过87%。

  从2014年到2018年,掌门1对1用四年时间奠定了行业头部企业的地位。

  这看起来又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掌门1对1创始人张翼是一个学霸。资料显示,张翼祖籍广东潮汕,在著名的金山中学毕业之后,2009年以优异的高考成绩被上海交通大学录取。

  本科在校期间,张翼连获校内最高级别的奖学金,包括国家级奖学金、一等奖奖学金等。此外,他还凭借GPA位列前1%的优异成绩被保送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就读研究生。

  2014年,所有研究生都在紧张找工作的时候,张翼却拒绝了麦肯锡咨询有限公司提供的全职offer(麦肯锡在大中华区只发出5个全职offer),从上海交大高金学院休学,创立掌门1对1,那时他想把自己的学习经验分享给更多人。

  “假如只有我一个人在某个行业里很优秀,这并不能带来很强的成就感。但是如果能通过教育培训带出来1000个优秀的人,这会让人更有成就感。”这是张翼的心里话。

  如今,创业四年,掌门1对1累积了超1000万的注册学生,以及数量达1万人的教研员团队,市场规模稳居行业第一梯队。2014年至2018年期间,掌门1对1连获六轮融资,获得了青松基金、顺为资本、达晨创投、华兴新经济基金、Star VC、华平投资和元生资本等雄厚资本数十亿融资,成为K12在线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2018年,我们可以看到,包括在线教育被知名投资机构当成优质赛道和投资标的,融资火爆。从今年前三季度教育行业融资数据来看,1-9月总融资事件为397起,披露金额总额约298.09亿人民币,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71.41亿人民币,其增幅达73.9%。

  而国庆长假后第一天近3亿元的融资总额进一步预示着教育行业的热度只升不降。

  然而,2014年张翼创业的时候,相比较在线教育的其他形式,比如录播课、O2O、题库搜索、答疑等等,在线这个模式并不具备优势。要知道,在2014年,2015年那个时点,O2O才是风口上的“猪”,直播和在线并不被广大投资人所认可。

  在张翼的骨子里,他始终认为,教育是一个个性化很强的行业,如果真的要对学生负责任的线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具体辅导,让他挑选他喜欢的老师,然后最终才能够提升孩子的成绩。执着的背后,张翼坚信“精英陪伴式教育”这个理念,他希望通过在线这种教学方式,让全国各地的孩子都能享受到最优质的教学资源,解决阻碍教育公平的时空难题。

  甚至在掌门1对1成功之后,他也坚持将这个理想付诸实践——资料显示,如今的掌门1对1已发起公益项目“掌门灯塔计划”,借助互联网技术将高品质教育送达更多地区为偏远地区的孩子们带去希望与温暖,帮助孩子们开拓眼界,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为贫困地区孩子照亮梦想。

  在线不仅可以解决区域教育发展不均衡的问题,还可以解决学生在实际学习当中遇到的各种教育难题,对此张翼深有感悟。

  学生时代,很多孩子因对某个老师怀有好感而恶补该门课程,最终,成绩一下子就提升起来,当然,反面教材也比比皆是,也有很多孩子因为不喜欢某个老师而留下遗憾,比如说不喜欢语文老师进而讨厌语文学习,最终因语文成绩而影响了上好大学的机会。

  学生是人,老师也是人,都存在感情偏向,当我们在K12教育体系内不能选择的时候,掌门1对1给大家提供了这个可能性。

  然而,他坚定的认为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从此,张翼开始了大踏步前进,保持创业的初心,将优质教育资源带到全国各地,让更多的孩子接受这一形式。

  当然,方向对了,业务有了,投资人也随之而来,掌门1对1进入了发展的高速赛道。

  “自己平时不怎么见投资人,用心做好业务,自然会有很多人来找你。一个公司的创始人如果整天在外边见投资人,而业务做得一般,肯定也得不到很好的投资。”张翼坦言。

  “我们的战略并没有被别人带歪,什么火就做什么。我觉得这是我们和第二梯队的差距慢慢拉开的原因,从一开始的一两倍,到现在我们是第二梯队营业额的6倍。在互联网领域,只有做第一名才是有意义的。”张翼回顾自己的创业之路时说到。

  当然,还包括思考的深度方面,这体现在对在线教育及整个教育的思考及理解上。

  张翼认为:“在线教育的核心即为优质的师资——市场上并没有那么多90分以上的老师可以被挖掘,在线教育的溢价来源于生产优质老师和优质产品。”

  而关于两种教育形态的未来发展,张翼也有自己的一番理解:“线上教育最终会不会干掉线下教育?我觉得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是不大可能的,因为线上、线下是两种非常不一样的学习习惯。就像穿衣服,有人喜欢穿Polo衫,有人喜欢爱马仕。为什么不同呢?因为他们的价值观不一样,他们的喜好不一样,这个东西是没有标准的,另一方面也是他们的习惯不一样引起的,所以会存在不同品牌的共存。就像线上和线下一样,本身就是不同的习惯,所以我觉得本身就是共存的,因为不同的需求就是不一样。”

  所以,当线下试水成功之后,张翼毅然放弃了利润丰厚的线下培训,开始转身在线年,张翼考入上海交大后就加入了状元俱乐部,地区内的学霸状元被聚集起来为即将进行高考的学生进行经验传授。状元俱乐部的快速发展让张翼看到了学霸资源的稀缺性和前景价值。于是,他果断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大一前的暑假,张翼就开始和浙江大学的余腾把广东当地的学霸资源集合起来,在潮汕创办掌门教育,让学霸们作为兼职老师开设大班课辅导。

  让这个高中生想不到的是,他第一次试水就大获成功。大学四年,张翼就在上海和广东来回跑,在四个城市开设了掌门教育的五家店。

  然而,当准备服务更多学生的时候,他发现了线下教育的弊端——“因为地域上的限制,导致消费者的选择比较受限,线下补习班在运营等方面都表现出了一定的局限性。”

  为此,张翼果断放弃了线下门店运营,将其转变为在线的教学模式,这样做的初心就是想把优质的教育资源扩张到全国。

  回顾张翼的求学及创业经历,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年轻创业者的决心和毅力。在这些特质之上,无论前路会经历多大风险,他都坚信能带领团队熬过去。

  “我觉得教育领域智能化一直都是存在的,只不过还没有完美到可以取代老师的程度。但未来人工智能一定可以在教育领域给大家带来惊喜。”张翼表示说。在他看来,所谓在线教育,就是利用创新科技努力打造线上的高效化教育,并努力向传统人性化、有温度的模式靠拢。科技是辅助在线教育的重要手段,在将教育业务线上化的同时,不断对学习效率进行优化和改良,最终打造出高水平、高质量的教育模式,这才符合市场的本质诉求。

  在张翼的眼里,人工智能+教育是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但如何培育优秀老师并打造出好的教学产品才是在线教育的当务之急。

  对此,掌门1对1专门成立了在线素质教育研究院,组建高水准素质教育专家团队,专注研发推出掌门大语文、大数学等系列特色素质教育课程。与此同时,掌门1对1也首度对外公开新推出的学科思维类素质教育品牌“掌门少儿”,专注为4-12岁儿童提供素质教育课程。随着掌门在线素质教育研究院的成立,以及大语文、大数学、掌门少儿等产品的推出,掌门1对1正式进军素质教育领域,其业务范围已全面覆盖青少年学习发展的“黄金时期”。

  第四季度开始,教育投资热重新回归,新一轮的融资角逐又将开始。经过早期的跑马圈地,如今的在线一对一竞争格局正在走向分化,头尾部公司在资本关注度、规模增速方面的差距越发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