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教育成新风口乐高准备怎样抓住机会?

- 编辑:admin -

创客教育成新风口乐高准备怎样抓住机会?

  “当前,乐高教育在中国的发展,面临着宏观上普惠优质教育和微观层面STEAM教育领域两方面的机遇。”乐高教育大中华区总经理余菁维说。

  1980年,乐高集团(成立于1932年)设立了教育业务,也就是乐高教育。从1980年创建起,乐高教育就在做创新教育,并致力于产品、课程、师训解决方案的研发与输出。21世纪初,乐高教育切入国内的机器人教育校内市场。2004年,乐高教育在中国授权创立了第一个乐高活动中心。

  中国市场是乐高集团在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市场之一,而在中国市场,乐高作为国际企业,也面临着如何能够持续有效的本土化经营与合作的挑战。

  在进入乐高教育之前,余菁维曾主导K12、大学成人领域的在线教育与国际考评认证业务在中国和亚太区市场的战略发展,并担任跨国公司教育业务高管。

  “当下,乐高教育的全球与中国团队集中精力于规划、设计适应中国市场的方案和产品,同时构建多元的合作伙伴体系,促进校内校外领域的应用。乐高教育希望通过构建反映全球STEAM教育最佳实践并适应中国国情的方案和产品,参与到一个更为健康、更为全面、更为开放的多元教育生态当中。”余菁维说。

  2015年9月,教育部发布《关于“十三五”期间 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谈到未来五年对教育信息化的规划,明确提到要“探索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教育模式”。

  “从宏观政策层面看,国家鼓励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与创新能力,这与乐高教育的理念非常契合。另一方面,中国的巨大市场前景是乐高教育发展的机遇,而同时,市场需求的变化速度是乐高教育所面临的挑战。乐高教育期望通过不断加深加大伙伴关系、投资教育生态来尽可能抓住机遇。”

  第一是人才。公司要投资培育能够体现企业价值观,提升企业品牌价值、运营合作体系的人才。当企业有了适合的、有潜力的人才,才能发展的更加长远。

  第二是对整个市场的战略投资,这个投资是商务意义上和市场相关的战略合作,主要是和合作伙伴在形成独特方案、推向市场层面有机结合。

  第三个投资的层面,是在一个更大的生态中,如何让更为广泛的学生群体和教师群体参与到这样一个STEAM教育体验赋能中。如何让这一新颖独特的课程体系更加普惠,普及到更加广泛的师生群体,是需要多层多方共同健康有序推动的。

  为了抓住中国教育市场的机遇和挑战,从战略层面来看,首先乐高教育在思考乐高品牌与乐高教育的产品及相关方案如何能够更加深度的应用于校内外的市场。

  此外,乐高教育还十分注重和合作伙伴的紧密联系。教育讲究口碑、品质、服务、留存粘性,乐高教育需要与合作伙伴共同实现其课程体系的搭建与落地。

  “在培育中国市场方面,乐高教育主要从六个方面展开,分别是拓展‘教育部-乐高创新人才培养计划’的合作、构建优质课程体系、品牌管理、强化普惠模式的师训、输出合作落地工具及开发开放市场活动和资源等。”余菁维表示。

  在课程建设方面,乐高教育首先选择了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合作,针对性地开发适合中小学校本课堂场景的STEAM教程,而教程在推向市场之前,也都做过非常深入的市场调研,并积极采纳中外专家的真知灼见。

  为了给学生和老师提供实用的课程体系,乐高教育的课程体系中,不仅有学生用书,还有教师用书,也会去落实教师培训的实践。比如,乐高集团已经连续10年和中国教育部合作开展“创新人才培养计划”。

  乐高教育面向的中国教育市场,主要是为校内课堂和授权乐高活动中心,提供课程、教具以及教师培训的支持。两者场景与课堂体系不同,乐高教育针对其特点也研发出了更具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校内课堂和授权的校外乐高活动中心可以根据自身需求,采购适合自己的课程体系。

  此外,“合作伙伴”策略是乐高教育的重要策略之一,乐高教育解决方案的落地与推广,离不开其合作伙伴。比如乐高的合作伙伴之一西觅亚,在中国向早期教育机构和学校分销乐高产品,并提供乐高教育产品相关的服务。此外,西觅亚还被授权运营乐高活动中心业务。

  据了解,近期网易教育和乐高教育也已经达成合作,获得了乐高教育在浙江、江苏、四川、广东四大省份的授权,为区域内 K12 学校市场提供乐高教育产品及配套的相关服务。

  在扩大中国市场的过程中,乐高教育也面临了一系列的挑战:课程体系应该如何设计能够更适应中国的发展需求?跨文化的团队如何能够高效沟通?如何应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

  “企业首先要平衡好速度和积淀。”余菁维说,中国的STEAM市场正在朝着普惠的方向发展。不管是从政府层面还是社会需求来说,普惠是一个全球发展的方向。中国市场的一个特征是,市场客观上希望产品能够快速落地,而实际上,企业需要研发能够真正融合应用的教学产品,这样的产品研发需要企业拥有深厚的积淀,整个生态需要更大的耐心来构建成熟的体系。

  “科技的应用,尤其是在教育的场景中,一定是需要积淀与时间的,也是需要学校老师和学生融合使用的。科技的作用显现,不一定求快,但是一定要有内容的积淀,要有品牌的积淀和产品的积淀。”余菁维表示,这也是乐高教育在研发课程体系的过程中一直在平衡的问题。

  最开始,乐高教育的课程可能更加适用于其它国家的课程安排,比如一个课程方案在其它国家是6年级学习,但是可能在中国这套方案被安排进了4年级的课程当中。浙江嘉兴实验小学从2004年开始引入乐高教育课程,经过十余年的探索与研发,才逐渐形成了现在在全校布局的乐高教育创新课程体系。

  此外,中国的人才如何和国际团队更好的沟通交流,也是乐高教育遇到的问题之一。项目的本土化,最终实施者还是人,这就需要两到三方的参与,需要合作伙伴的参与。而在这个过程中,企业需要跨文化的理解。企业不仅需要理解市场,还要在跨文化沟通方面掌握基本的要领。比如海外团队和本土团队的沟通过程还是十分必要的,这可能不一定和战略有关系,但却是本土化过程中面临的十分实际的问题。

  另外,中国拥有很大的校外市场,这是和绝大多数国家不一样的,中国的家长对于孩子的教育需求十分突出。家长的普遍消费理念与整个社会的认知与海外的教育市场相比呈现差异化需求特征。

  在市场前景广阔的背景下,市场竞争不可避免。余菁维表示“市场多样性的良性竞争可以为老师和学生提供更多的多样化的选择,这是乐高教育欢迎的健康生态,这也会激发我们去研发更好的产品,激发乐高教育更好的适应中国的市场。”

  “从全球来看,乐高教育要为整个K12阶段的学生、老师、家长提供一个完整、有序、渐进的学习体系,即Learning Continuum Solution。”余菁维说。

  2018年11月,乐高教育发布了学前早期启蒙编程小火车产品,将积木的搭建体验和数字化体验进行结合,来激发小孩对于编程的兴趣。

  2013年,乐高教育推出了Mindstorms EV3机器人,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非常受欢迎的产品和方案。

  2016年,乐高教育发布了WeDo 2.0科学机器人,这一版本,乐高教育对其的定位主要在于,首先,受众主要是小学,其次,在课程层面要为用户提供科学主题活动的体验,此外,还要体现计算思维这个主题。计算思维是分析问题的基本技能,它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设计系统、理解人类的行为。

  目前,乐高教育通过幼儿启蒙编程、WeDo 2.0以及EV3搭建起了一条较为全面的K12延续性STEAM核心教学方案,主要培养计算思维、工程设计、和设计思维等素养能力。

  此外,乐高教育还在不断进行产品的研发,尤其是在课程方面做了大量研发。“比如,我们将乐高教育EV3机器人和无人驾驶主题结合,推出了一系列编程课程。我们推出了能够应用到数学课堂和物理课堂的产品。从研发角度,可能大家看到的是载体是一个学具,一个机器人,一套编程,但其实,这些都是为构建整体课程体系所服务的。”余菁维提到。

  乐高教育的课程体系有一个很强的特征,即“项目式学习”,就是让孩子在一个又一个的项目中,在一个小组合作的环境中,培养孩子的合作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中国,乐高教育目前处于基础设施建设的阶段。“未来,乐高教育首先要加强基础设施的建设。只有有了符合全球理念的课程体系,有了基础设施,才可能更大程度的建立生态。此外,乐高教育的第二个规划是要做真正意义上的普惠、优质、多样的教育。这是乐高目前非常重要的战略方向。”余菁维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